全部商品分类
鼠标→8mp8.com广州市双思贸易有限公司】【88qp88.com汽车配件外贸网

 

热门搜索:富士离合器 木片 雅马哈皮带 点火器 高压包     本系统只开放给与本公司深度合作的经销商使用

摩托大军今年锐减仍有30余万辆 两轮子春运有效缓解交通拥堵

发布日期:2015-03-14

摩托大军今年锐减仍有30余万辆 两轮子春运何时终

  3月6日早晨,在平乐源头镇一处加油站,几名乘摩托车返回广东的务工者一边休整,一边等待落队的老乡。记者沈青 摄

摩托大军今年锐减仍有30余万辆 两轮子春运何时终

  3月6日,323国道平乐段上结伴驶往广东的两辆摩托车。 记者沈青 摄

  桂林生活网讯(桂林晚报记者沈青 周绍瑜 见习记者吴思思)每逢春运,被故乡和亲情牵引着的务工者,由珠三角自东向西,骑着安全系数并不高的摩托车,载着满满当当的行李,顶着昼夜寒风,穿梭在密集车流中,浑然不顾四周的危机,只为回家……元宵节之后,每天数以千计来自广西、云南、贵州的摩托车手又汇聚在323国道上的平乐源头镇,由西向东返回广东务工。

  在高铁的有力分流之下,今年的“摩托大军”虽然有了明显缩减的趋势,但仍有30余万辆的规模而备受瞩目。

  随着改革进程的不断推进,农民工越来越融入城市生活,其在城市的居家条件不断改善,特别是在户籍、城乡资源调配、社会管理体制等方面改革进一步深入之后,人们有理由期待,这支令人感慨的摩托大军会有一个为期不远的终结时间表。

  “铁骑大军”今年锐减

  平乐东头的源头镇,是每年春运期间“摩托大军”往返广东的必经之路。

  元宵节后,数以千计骑行摩托车前往广东方向的务工者在这里汇聚。他们沿323国道穿平乐,经钟山、贺州出广西,进入广东各地。这也是广西、贵州、湖南、云南等地的务工者,节后骑摩托返回广东的主要线路。

  3月6日是正月十六,细雨湿身,道路湿滑,平乐县交警大队源头中队中队长李先位站在警车旁,不住向路上张望。

  与往年的这个时候相比,李先位少了一些紧张和担忧。

  “去年高峰期,每天路过这里的摩托车最少有两千辆,多的时候有三四千辆。今年,每天应该在千辆以下。”李先位说,往年国道上二三十人成群结队的摩托车连接成一条“长龙”,今年却很少见。

  从记者了解的情况来看,春节之后,返回广东的“铁骑”大军数量确实在减少。

  来自同安镇的几位摩托车骑手早上六点多就出发了,队伍稀稀拉拉,不如往年壮观。

  在平乐二塘、同安等地的加油站,加油的摩托车寥寥无几。加油站的员工小廖说,除了本地骑手,贵州、湖南等地的过路骑手中午后会经过这里,他们的人数更少。

  当天下午4时许,记者在源头镇323国道旁的加油站等待了2个多小时,遇到了一队去往广东的摩托车。40岁的骑手田建华套着两层雨衣,头戴全封闭头盔,妻子缩在他背后,行李架上绑扎着行李。

  田建华跨下摩托车后,赶紧活动已发僵的腿脚。元宵节上午,田建华夫妻和6位老乡,分乘4辆摩托车,从贵州省凯里市旁海镇联巩村老家出发,目的地是广东省中山市,他和老乡都在当地的建筑工地上做体力活。他们这一趟,要跑1200公里。

  “昨晚我们在柳州三江歇了一夜,今晚在广东怀集休息,明天能到中山。”田建华说,一路上很少看到骑摩托车返回广东打工的老乡,“往年,一路骑行、结伴,到了广东能成一个二三十人的摩托车队。”

  据平乐县交警大队初步统计,春节之后,经平乐返广东的摩托车在1万辆左右。而在去年,这一数字要翻上不止一番。

  今年“摩托大军”数量的下降,不仅在桂林的“西大门”有所体现。记者从《贺州日报》的同行那里了解到,据当地交警统计,年初六过后,经贺州往广东的摩托车为5万辆左右,比去年大幅下降。

  两条高铁分流明显

  往年浩浩荡荡的春运“摩托大军”呈现明显减少的趋势,与两条高铁的开通关系密切。

  历年春运,珠三角连接广西等西南地区的铁路运力一直吃紧。在这一背景下,“摩托大军”在2008年之后逐渐壮大。据官方统计,2014年春运,以广西籍为主的“摩托大军”高达60万人。

  而在去年底贵广和南广(南宁—广州)高铁开通后,很大一部分“摩托大军”转化成了高铁乘客。

  据了解,在贵广高铁开通前,桂林往广东方向仅有一趟直达列车K950,其在桂林与深圳两地往返。此外,还有一趟过路车K38,在柳州与广州两地往返。

  “以往春运期间,K950每天满打满算运力也就是1000多人,而K38分配到桂林的票额较少,这对数量庞大的桂林乃至整个广西的务工人群来说,可谓一票难求。”桂林火车站宣传助理李育全说。

  去年12月26日,贵广高铁和南广高铁同日开通,这一局面得到了缓解。

  李育全说,目前每天从桂林始发或是经过桂林往广州、深圳方向的高铁,一共有20对。而今年春运期间,还增开了一对临时动车,使得桂林往返广州、深圳方向的高铁每天达到21对。

  正是在贵广高铁开通后,很多在广东打工的桂林人第一次感受到了高铁的方便快捷。

  在深圳一家公司上班的周程是临桂五通人,“在深圳上了5年班,以往年年都是坐大巴回来,花费的时间长不说,还很累人。”周程说,贵广高铁开通后,他“抢”到了腊月28回桂林的高铁票和正月初六的返程票,今年春运期间,他第一次快速便捷地跨越了家乡和工作地,“不到3个小时就到了,太方便了。”

  据桂林火车站统计,从春运首日2月4日到3月8日,桂林北到广深方向发送旅客12.8万人次;广深方向至桂林北发送旅客16万人次。

  而在广西另一条往广东方向的南广高铁上,甚至还为“摩托大军”首开专列。

  梧州市藤县的黄先生一家六口登上这趟专列是在2月7日。他在广东佛山市的一家陶瓷厂工作,以往每年春运回家和节后返粤,他都是开摩托车。2月7日当天,与黄先生一道乘坐“摩托大军”专列的,还有200多名在广东务工的返乡人员,他们都曾是“摩托大军”中的一员。

  铁路部门表示,春运期间,贵广、南广铁路每天的运力可达到40对动车组,每日可运送旅客2.5万人左右,节后可往广东方向运客超过30万人。

  安全快捷的旅途、干净舒适的环境,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务工者。在节前返家和节后返工时,以往的一部分春运“摩托大军”坐上了高铁。

  春运之旅趋向多样

  除了高铁的分流外,在珠三角打工者境遇的趋好和出行方式的多样,也成为了“摩托大军”规模逐渐缩小的因素。

  42岁的李林是平乐源头镇南锦村人,在广东顺德市打工已有20年。从2005年开始,逢年过节,他都是骑摩托车往返两地。“清明、中秋和春节一般都回来,单程要开10到12个小时。”说起10年来的“两轮春运”,他满是心酸。

 2005年春节前,李林第一次开摩托车回家。在路经广东肇庆的一段急弯山路时,为了避让对向开来的车辆,李林一阵急刹车,连人带车滑出了10多米远,膝盖受了伤。为此,他在家休养了1个多月。

  去年10月,靠着这些年的积蓄,李林在顺德市买了一辆长安双排座小货车。“我在顺德打零工,主要是帮人拉货,只要有活都做。”李林说,买小货车主要是考虑到打工需要。有了小货车后,今年春节回家,一家人不用再忍受骑行摩托的艰辛。

  李林说,在他身边更多的老乡、工友在工厂或者公司上班,近两年工资待遇上涨,也有一些人买了小轿车。

  平乐同安镇一位和李林一样打了10多年工的老乡,以往春节也是开摩托车返乡。去年9月,这位老乡买了一辆小轿车,今年春节开着轿车“衣锦还乡”。

  记者查询南方人才市场发布的《2014—2015年度广东地区薪酬调查报告》。2014年广东地区18个职业薪酬平均涨幅为4%,其中仪表、电工和办公机械制造行业的平均月薪最低,但也达到了3784元。

  慢慢富裕起来的打工族开上了汽车,不仅自己春节往返家乡有了保障,不少人还能为相近目的地的老乡提供方便。平乐县张家、同安等乡镇的一些务工者告诉记者,节后他们中不少人“拼车”返回广东。

  3月7日,记者打通同安镇村民廖富荣的电话,他说自己在大年初六已回到了打工的中山市小榄镇。

  “村里的人买了辆‘柳微’,我们6个人拼车从平乐到小榄,只要出油费,不用过路费,算下来每个人费用100元出头。”廖富荣说。

  另一位村民廖秀清1998年就到广东江门打工,那时月工资200多元,现在每月工资4000多元,“我已经考了驾照,明年打算租一辆车,带着老婆孩子开车回家。”

  值得注意的是,在高铁的竞争和务工者出行方式多样化的冲击下,桂林往广深方向的公路客运面临“边缘化”的窘境。

  市汽车总站站务科负责人告诉记者,以前每天开往广东方向的客运班次有20多个,现在“几乎砍掉了一半”,“客源减少是主要因素”。与其他出行方式相比,公路时间成本与经济成本都不占优势,这是丧失客源的根本所在。

  为了保住仅有的“蛋糕”,一些往广东方向的长途客车甚至开到了外出务工者的“家门口”,以增加客源。

  3月6日,在平乐同安镇,几位提着大包小包的本地人正在国道旁等待往广东方向的客车。“现在只要一个电话,几个人一起搭车,客车就可以开到离你最近的地方,甚至是村口。”

  以往春运期间客车漫天要价的情况,现在也很少见。一位跑广东的客车车主说:“现在坐车的多是没有买到票又急着走的人,但现在车很多,竞争大,喊了高价人家肯定不坐。”

  错位主角何时“隐退”

  尽管“摩托大军”的数量正在减少,但在今年的春运舞台上,它仍是错位的主角。

  官方数据显示,去年广西外出务工人员超过800万人,珠三角是主要流入地。即便通过各种出行方式分流,仍会有相当庞大数量的务工者选择“摩托春运”。

  据梧州市交警部门统计,在广西通往广东的321国道上,2013年春运过境当地的“铁骑”约40万辆次,2014年为35万辆次。今年这一数字继续下降,但仍有约30万辆次。

  为何还有这么多人会选择无奈和辛酸的摩托返乡之旅呢?

  春节骑摩托车往返桂林和中山的打工者李安平算了一笔账:大巴车票200元左右,一家4口往返的车费要1600元。“这相当于我当保安大半个月的收入,而我开摩托车往返,只要不到两百元油钱。”李安平说,如果乘坐高铁,一张二等座要137.5元,一家人春节往返要花掉1000多元,更何况,从没摸过电脑的他,也到售票窗口排过队、订票电话打到“爆”,却根本买不到高铁票。

  李安平的说法代表着很多骑摩托车返乡打工者的普遍心理。高铁固然方便,但各地春运一票难求的尴尬并未因为高铁的到来而彻底改变,对于受制于经济收入和文化水平的他们来说,看上去更节约成本的摩托车就成为了首选。

  但在“两轮春运”的公路上,危险无处不在,回家团聚的旅途也危机四伏。

  记者采访的摩托车手中,几乎半数以上的人在骑行中经历过或大或小的交通事故,看到的摩托车事故更数不胜数。据媒体报道,2月8日,在梧州市藤县路段,一名由广东江门驾驶摩托车返乡的打工者驾车与一名横穿公路的老人发生擦碰,老人倒地被一辆大货车碾压死亡。2月5日,两名在广东佛山打工的男子骑摩托车赶回河池市东兰县老家过年,途经桂平市路段时,与一辆货车发生碰撞,摩托车漏油自燃,两人不幸遇难。

  见诸报端的只是少部分,大多事故没有资料可查。平乐县交警大队教导员王昌文说,每年春运,辖区内都要发生不少返乡摩托车事故,很多驾驶员没有开长途的经验,一般驾车一两个小时,手脚就会出现麻木僵硬,一旦出现意外,反应速度大大降低。此外,很多摩托车也不符合长途设计,成为旅途中的“定时炸弹”。

  “摩托车的返乡成本看上去很低,但是却要冒着生命危险,人的消耗成本和交通事故风险相当高。”王昌文说。

  同时,对于政府和交警部门来说,“摩托春运”也是巨大的压力和考验,为此付出的社会成本难以计算。今年春运期间,平乐、阳朔等地的相关部门,都在辖区内为返乡和返工的摩托车设置了多个休息点,交警部门更是全员上岗,一刻不敢懈怠。

  对“摩托大军”的关心和怜爱并非是提倡和鼓励。王昌文说:“我们希望,骑摩托车返乡的民工兄弟越少越好。”“在不远的将来,‘摩托大军’能淡出历史舞台。”

  有关专家指出,这一方面需要铁路、航空、公路、水道客运增加班次;高速公路春节期间免费、国道减少收费,降低公路客运成本,减轻春运压力。更重要的是在户籍壁垒、资源配置、管理体制等方面进行改革,帮助农民工融入城市生活、改善一部分农民工在城市的举家居住条件等,让外来人员不再成为漂泊的“候鸟”。

 我的老家是江西的一个小城,大学毕业后留在桂林工作。和大多数异乡人一样,每年春节都要跨越700公里回家过年。每次回去,我和其他工薪阶层一样,都要仔细算笔经济账:坐飞机省时间,但票价动辄上千,受不了;长途汽车票价便宜些,但加上转车,时间花费太长。剩下只有火车,票价和时间都比较贴心,但买票的难度和硬座的舒适度总是让我一次又一次地产生“春运恐惧症”。所以,在前两年硬着头皮攒钱买了一辆汽车后,我宁愿孤身开上八九个小时的车,也不愿再去挤火车了。

  所以,我充分理解那些骑摩托车跑长途的人们,他们的艰辛,可能会超出我的想象。所以我也相信,对于今年仍然骑着摩托车回家的30多万打工者来说,他们的选择,绝对是精打细算之后的最经济的选择。当我们很多人为高铁时代的来临而欢欣鼓舞的时候,摩托大军中仍有不少人被不菲的票价挡在动车门槛之外,即使有咬咬牙愿意多花钱的,也因为不懂使用刷票软件等原因而一票难求。

  事实上,在摩托车大军们算着经济账而作出风餐露宿的无奈选择时,背后折射的,是一笔不得不算的社会账——— 打工者的薪酬普遍太低、城市居住生活成本太高、随读子女缺乏公费教育保障以及难以随身的新农合等等,正是这些亟待改善的境遇,让“摩托春运”者们无奈之下,宁可冒着种种旅途风险,年复一年扮演着春运舞台上错位的角色。

  我只能殷切期待,这些问题能早日得到化解。让这些在外辛苦打拼的劳动者能够轻松、舒适、体面地回家,让“两个轮子的春运”不再成为一种现象,乃是时代进步应有之义。

热销商品推荐

浏览过的商品

很高兴能为你服务

  • 摩配企业QQ

  • 摩配客服

  • 网站使用帮助
关闭在线客服


© 1998~2015  广州自由偶像机电科技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广州白云区增槎路白云摩配市场一马路139号   长征摩配   台中坚宝精机动力行  电话:020-81984833 / 81798315  /  33687827     QQ:2355779210